艺术品或领先反腐形势下的礼品市场

 礼品资讯     |      2013-12-16 11:49:04

  12月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开始整治机关单位风气。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规定不同于以往宏观空洞的说教、号召,而是特别具体细微,甚至连“接待单位不得超标准安排接待住房,不得额外配发洗漱用品”这样的细节都做了明确要求,可见颇有动真格的意思。
 
  处于转型期阶段的社会,许多产业的风险性和不确定性远远高于转型结束的国家,一纸政令足以让一个行业遭受巨大打击。所以,在中国做生意还是炒股票,我们会发现有一项必须做足的功课:判断政策风向。十七届三中全会公报发布之时,无数人彻夜不眠分析解读政策的每个词语,判断自己的投资方向。在今年习李新政的改革气氛中,依附于原先旧有体制的许多高利润产业开始遭受重创。以往每年临近春节之际正是高档烟酒、高档食品销售的黄金季节,同时也是依附于“送礼产业”的许多衍生产业如“烟酒回收”的黄金季节。然而在今年的政治气候下,这些产业已经岌岌可危,高档香烟销售量锐减一半,白酒股持续大跌。另外前段时间风行的“购物卡”商业模式也在这次整风中遍体鳞伤,旅游、私人会所、高档娱乐场所的生意一落千丈。
 
  这也难怪,中国国情复杂,中国的商业模式也自然复杂。中国当下许多产业的基础,一方面是文化习惯,一方面是旧有制度。资本总会寻找到各种缝隙和机会,顽强成长。中国的高档产品、奢侈品市场即是如此。“奢侈品”行业在中国是个奇特现象,并不富裕的中国能成为世界奢侈品第一大国,其产业根基值得深究。长久以来,中国的高档产品,往往打上“礼品”或者“特供”的标签,实际上并非为老百姓所消费,而是用作送礼走人情的物件。这本是一种中国人的热情好客、崇尚礼节的文化习惯,但在社会资源垄断的制度下,逐渐演变成了求人办事的腐败,而且历经千年,积淀深厚,妇孺皆知。有市场就有需要,正是这种名为文化实为腐败的风气,滋生了中国看似火热的奢侈品市场。
 
  但是,“送礼”已经成为中国人为人处世的习惯,中央下任何通知都无法改变这种根深蒂固的思维。这是中国的文化,是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在上千年的“人治”社会里,人们遭遇问题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求助于制度,而是诉诸于“人”。而一旦要求人,则必须达成一种“人情”上的交易——这种人情的物化,就是贵重礼品。某种程度上,送礼并不是送多少钱的问题,而是能否体现来者的“心意”。这种观念如同末梢神经一样伸向了中国最落后的地方。今天我们随便去一个边远山区,那里的人都知道去求村长要拎只鸡,拿壶酒;而且必须是自己舍不得吃喝的好东西。所以,尽管政府颁布了号称最严厉的政令,但这一政令根本不可能根除送礼习气,而是促使人们寻找新的、具有政治正确性的贵重礼品。简言之,你不让我送烟送酒,我就送别的,礼终究还是要送。
 
  这种形势下,礼品市场极其渴望新产品,这种新产品必须与原先已经打上“腐败”标签的贵重品划清界限,同时又能满足馈赠的需要。艺术品无疑成为极好的选择。
 
  首先,艺术品价值不菲,完全满足“特供”的礼物要求。一般来说,礼物首先需要看经济价值,不“贵”的东西是很难拿得出手的,即使在亲朋好友之间也显得没有面子。也正是瞅准了中国人的这一心理,国外各大奢侈品能把小到钢笔眼镜皮带这种日常用品弄到几十万上百万的价格。无论其工艺如何先进,质量如何好,这种价格绝不是性价比能说清楚的,而且老百姓基本上不认这种货,也不需要,只有那些有送礼需要的人才会购买、使用这种商品。艺术品一直以来就带有“奢侈品”的血缘。在当下中国,艺术品的定价虽然不规范,但近几年的市场火热让全社会都有了初步的共识:艺术品价值不菲。当然这里的价值并不单纯指价格高,也指向稀有、精致、具有升值潜力等特性。如果以精致的名家作品作为礼物,应该不存在拿不出手的情况。但名家字画毕竟数量有限,无法填满中国巨大的礼品市场,因此,在市场上已出现将艺术移植到传统烟酒礼品之上的新做法。这种以文化艺术作为品牌的战略,极大程度上降低了高档烟酒的“原罪”感,拥有了文化制高点。实际上从豪车到奢侈品手表都一直坚持这种战略。
 
  其次,当下政府一方面大力提倡发展文化产业,另一方面又对收受礼物严厉管制。这样的形势下,烟酒金银这些财富、礼品特征明显的商品首当其冲遭遇质疑,而相对来说,艺术品由于拥有文化制高点,相对不那么惹眼。字画带有天然的高雅气息,可以让这种贵重物品的风险降到最低。艺术、国学、古玩、古琴这些传统文化符号已经成为重要的高端交际途径,通过“文化”所获得的认同感,在崇拜文化的中国往往更加牢靠。正因为如此,几乎中国每一个商业大腕都会拥有一个私人会所,以琴棋书画作为背景,完成商业上的合作。这种中国特色的交际场所中,自然少不了艺术品。国家之间送礼都开始选择书画,这无疑宣告了艺术品作为礼物的正确性、安全性。
 
  第三,艺术品缺乏严格的定价制度,也恰恰成了重大机遇。由于艺术品的估值系统不成熟,所以缺乏法定的“价格”。你可以说是一张纸,也可以说是价值连城,这种可高可低的价格,可能唯有艺术品才会有。这种特点无疑是规避风险的重要性质。此外,一般说来只有两种商品能够抵御通货膨胀,一类是超刚性商品,比如当下的房地产,一类是无形资产比如艺术。那些又容易贬值又不安全的礼品,多半会遭到婉拒,而艺术这种可以轻易避开通胀的精神产品,注定越来越受关注。试想当我们收到的这件礼物在人前给足了我们面子,自己又特别喜欢,几年后居然还升值——这样的礼物,可谓是送礼的极品。
 
  中央的反腐力度,为中国巨大的礼品市场造成了短期的真空,无数具有敏锐嗅觉的商人们都在真空中寻找商机。目前来说,健康类产品和文化艺术产品成为最有希望填补真空的选择。而实际上,我们观察便不难发现,以本来生活网为首的天然绿色食品已经借着褚橙一炮打响,褚橙的热卖实际上很符合艺术品的逻辑。由于艺术品的诸多特性,使得它能够在礼品产业的严寒下生机勃勃,是为数不多的在政令严禁下获得几乎唯一机遇的礼品。在未来几年里,艺术礼品行业将获得很大空间,这对文化艺术产业是一个很好的促进、支持;同时也是通过产业进行全民艺术教育的好机会。
 
  当然,我们绝不是鼓励大家以艺术品代替奢侈品去行贿,反府败对我们的民族来说是个长远的任务,提高民族文化素质和艺术修养或许也是反腐败中最基础的工作。